包头政法在线
官方微信

包头政法在线
官方微博

总网滚动
旗县长安网群

解决光伏行业农民工讨薪难——律师角度的路径思考

2019-09-24 10:46:47来源:石拐区委政法委  责任编辑:张博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包头市位于阴山山脉脚下,延绵起伏的大青山为包头市提供了发展光伏产业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包头市是国家九大光伏领跑者技术基地之一,而石拐区又是包头市光伏产业发展重点区域。

  伴随着光伏产业的发展,来自全国各地的务工人员纷纷涌来,漫山遍野地撒出去,手抬肩扛,用自己的辛勤与汗水,将一块块太阳能板一排排地整齐安放在一道道山梁。

  外来务工人员为石拐区国家光伏产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理应得到赞扬。但是,很不幸的,他们的付出却经常连基本的报酬都拿不到。为了讨薪,他们成群结队的到劳动监察部门投诉,希望通过政府监管部门的公权力维权。

  经过调查,原因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 光伏项目时间紧、任务重,对工人的需求量很大,为了抢工期,项目部将安装太阳能晶片的工作包给几个个人,这几个人再包给其他人,如此,经过层层分包,造成管理的真空,项目部不知道下面有多少人、也不管工资有没有如实发放;而劳动者在讨薪时,只认识带自己来干活的人,其他人都不认识,有的甚至说不上来干的是哪个公司的活。 农民工多是外来人口,流动性大。来,就是干活,干完活,结账走人。对于他们来说,维权成本很高,多呆一天就要多花钱,所以,都希望尽快拿到工钱,不希望通过诉讼解决。 几乎所有的讨薪农民工都没有法律意识,没有签订书面合同,甚至不知道雇他来的到底叫什么名字,只是听了包工头的口头承诺,就从几千里外的云、贵、川、滇等地赶来,有的活儿没干上两天,发现与说的不一样,就要回去,找包工头要来回路费、结算工钱,包工头认为没干几组,不愿意支付。还有的,当时口头说是500元/组,结算的时候包工头又不认可了,按260元/组,双方无法对账。 最可气的,是小包工头跑路的,工人找到项目部,项目部说钱已经给小包工头结清了。 梳理一下,存在的问题主要有: 项目部作为总承包方,应当尽监管职责,逐级对分包的包工头进行管理,但是,疏于管理,甚至不管理,只看进度,任由下面的人胡来。 外来务工人员处于弱势地位,与包工头之间没有书面协议,也没有包工头身份信息,只有一个电话,甚至包工头叫什么都只知道外号,一旦讨薪,没有证据,取证困难。 光伏属于新能源产业,没有针对光伏行业现状的规定,在处理光伏项目案件中,法院普遍认为属于承揽关系,适用《合同法》的规定,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只能起诉与劳动者建立联系的各分包人,不能起诉发包人、上级分包人。一旦小包工头找不到,案件陷入僵局。 基于上述情况,我们在为外来农民工提供法律援助讨薪维权时,结合工作经验,提出如下解决思路。 对被告身份信息不明确的,可以联合劳动监察部门要求项目部提供;有身份证号码但没有基本信息的,由法援中心出具介绍信,通过公安机关查询。 劳动者不能提供欠薪条的,联合劳动监察部门组织双方对账,签订书面协议,约定付款时间。先让劳动者办好法律援助手续,返回老家。如果到了约定的时间,包工头不能支付,法律援助律师通过诉讼解决。 对于包工头拒接电话、拒收传票、无法送达的,采取诉讼保全措施,查封包工头名下银行存款、微信、支付宝账户,迫使包工头出面解决欠薪问题。 最高院就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的审理出台了司法解释,从保障建设工人的角度,突破了合同相对性,赋予实际施工人可以直接起诉发包人、承包人、违法分包人的权利。光伏行业的用工方式与建设工程领域类似,但尚未形成针对该行业的法律法规,期待能有上位法的制约,从立法的角度帮助农民工维权。

 友情链接

/ Links